<div id="ccee4"><button id="ccee4"></button></div><wbr id="ccee4"><wbr id="ccee4"></wbr></wbr><xmp id="ccee4">
<div id="ccee4"><button id="ccee4"></button></div>

首頁 > 靈獸原創

拼多多的三農底色

2021-03-16 09:07:35本站原創 · lingshouke

靈獸按

2020年,拼多多農(副)產品成交額超過2700億元,繼續保持三位數左右的高速增長。

拼多多的三農底色

作者/十里 ID/lingshouke

▲這是靈獸第952篇原創文章

美國經濟學家薩繆爾森在《經濟學》中說:“貧困是一種人們沒有足夠收入的狀況”。

過去多年間,貧困在我國是一種現象級存在。以貧困人口及貧困家庭問題一度成為社會問題,成為困擾、制約經濟全面發展主要因素。

如今,歷經8年的持續努力奮斗,2020年終于迎來脫貧攻堅的全面勝利,作為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力度最強、惠及人口最多的脫貧行動,我國現行標準下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

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共1981人被確定為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表彰對象(含追授61人),1501個集體被確定為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表彰對象。

其中,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拼多多)作為互聯網企業的代表,獲頒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而拼多多不僅是互聯網企業的代表,也是受到表彰的兩家民營電商企業之一,相較于阿里巴巴,拼多多的成立時間只有5年。

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及CEO陳磊均多次對外表示,未來要繼續在農業領域做大投入和深度創新,持續加大對農業價值鏈投資??梢?,拼多多正在嘗試用電商的方式改造傳統農業產業鏈,而這或許也是我國農業現代化、全面脫貧致富的重要實踐。

1

拼多多的農業基因

長期以來,我國農業以小農經濟為主,農產品行業生產端整合難度較大,再加消費者的多元化,導致供需兩側都呈現出極度分散化的特征,造成生產與消費之間的匹配成本高、產業效率低,農產品在物流過程中冗長,難以管理。

農產品行業本就存在諸多痛點,生鮮更是如一根倒刺扎在大量貧困區農民的身上。

由于生鮮流通環節眾多,層層加價且流轉時間長。同時,生鮮產品極易腐損,我國冷鏈運輸發展尚不完善,所以損耗率高。生鮮產品大多為農產品,缺乏品牌,同質化嚴重。三因素相疊加,使得生鮮零售端毛利率較低。

另一方面也導致生鮮產品價格長期波動,讓農產品(尤其是生鮮品)成為一門難做的生意。

因此,農人的價值感不強,貧困區農村勞動力逐漸流向城市,這反而增加了農村脫貧的難度。 

當務之急是小農經濟的現代化升級轉型,不僅成為了農村脫貧攻堅的關鍵,也可以說是未來破解“三農”問題、實現鄉村振興的敲門磚。

實際上,探討幾十年的“三農”問題的本質,就是大國小農——農村以家庭為單位生產,規模小、種植分散,從生產、加工到包裝、銷售等環節,無法形成規模效應,占農產品很大比重的生鮮產品,更是很難銷往外地。

而農產品作為拼多多的基本盤,拼多多自創立以來一路摸索,圍繞農產品上行以及扶貧助農、脫貧攻堅的新消費模式,在產品和技術領域全面創新。

拿“拼購”業務模式舉例,最早就是為了農產品上行創造的。通過創新的“拼”模式,拼多多將時間、空間上極度分散的農產品交易,變革、匯聚成為短期內的同質化需求,從而突破農產品成熟周期短暫的時間限制和地理銷售半徑有限的空間限制,讓互聯網的信息流通和規模優勢。

在某個時間段,拼多多上可能有數萬人甚至十幾萬人在同時拼單某個農產區剛好到最佳食用期的農產品,這種海量的需求,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消化掉產區的應季產能,從而為農戶創造穩定的訂單,為農產品大規模上行創造了先決條件。

據悉,2018年,拼多多率先推出以“多多果園”為代表的扶貧產品,將平臺近7億用戶的游戲娛樂需求,與扶貧助農工作結合。平臺用戶在拼多多客戶端的虛擬果園中種下樹苗,通過社交互動的方式培育果樹,果實成熟后可以免費收到一份由拼多多送出的扶貧助農水果。

截至2019年年底,“多多果園”的日活躍用戶已經超過6000萬人,每天送出的扶貧助農水果超過200萬斤,其中絕大多數采購自“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和國家級貧困縣,用平臺包銷的方式保障貧困戶的收益。

拼多多的三農底色

可以說拼多多的互聯網基因中,農產品是最核心的部分。脫貧和農業是拼多多的主旋律,這事實上與中國互聯網在脫貧戰役上的節奏是吻合的。

2

農產品上行策略

成立5年的拼多多,一直以“高速”成長。借助下沉市場累計的影響力和用戶基礎,通過社交拼購的模式改變傳統電商邏輯和傳統農產品消費的采購鏈條,讓小農經濟得以升級。

根據拼多多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拼多多平臺年成交額突破了萬億元大關,其中農(副)產品成交額達1364億元,成為了中國最大的農產品上行平臺;2020年,拼多多農(副)產品成交額超過2700億元,繼續保持三位數左右的高速增長。

這一切的成績,源于拼多多對于農業的電商化改造,重點在于通過技術手段實現產業效率的提升。

具體來說便是借助大數據、云計算和分布式人工智能技術,一方面將分散的農業產能匯聚整合形成“云端大農場”,另一方面將分散的農產品用戶需求通過拼購、直播等傳播方式聚集在“云端”,從而實現供需的精準匹配。

“農地云拼”帶動的農貨上行模式,直達供應鏈上游,加速了商品流通效率,相對于傳統的C2C、B2B電商模式,這種“需求整合供應鏈”的模式,幫助農產品穩定了需求量,從而穩定供給,并幫助農戶降低了專業性營銷技能要求,強化了區域性、特色優質、品牌農產品的市場競爭力。

依托“農地云拼”的體系,拼多多平臺中單品訂單量10萬+的爆款農產品便超過了1500個,包括云南雪蓮果、廣西百香果、新疆小紅杏、大涼山軟籽石榴等在內的網紅水果,其中不少爆款單品都產自于邊遠貧困區,通過農產品銷售幫助當地實現脫貧脫困。

拼多多的三農底色

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農地云拼”等技術是將傳統意義上的“產銷對接”升級成為“產消對接”,讓貧困地區的農產品突破傳統的流通模式限制,帶動農產品大規模上行到全國市場,從根本上激發了農村脫貧的內生動力。

拼多多依靠農村市場,不但實現了脫貧攻堅的公益成就,同時也實現了自身的用戶規模和GMV的高速成長。

據悉,拼多多的農產品成交額一直得以保持年100%以上的高速增長。最近的2020年Q3財報顯示,拼多多用戶增長了4810萬,用戶規模的增速是6.58%,又是遠超同行。

同時,其Q3市場費用是100.7億元人民幣,較收入的比例降至71%,已經達到上市以來最低點。拼多多的活躍用戶已經達到7.313億,與阿里的7.57億僅有一步之遙。

3

拼多多的新農商計劃

作為以農產品起家,與中國農產區、產業帶融合極為緊密的新電商平臺,拼多多不僅構建了強大多元的農貨上行通道,同時在助力脫貧攻堅的過程中更加注重實效、持續創新。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臺注冊地址為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商家數量達36萬家,較上年同比增長158%;年訂單總額達372.6億元,較上年同比增長130%。其中注冊地址為“三區三州”地區的商家數量達157152家,較上年同比增長540%;年訂單總額達47.97億元,較上年同比增長413%,這成為拼多多深入脫貧攻堅主戰場的有利條件。

在“農地云拼”體系增量市場需求的帶動下,農業成了有奔頭的產業,農民成了有吸引力的職業,扶貧助農也成為水到渠成的結果。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臺直連的農業生產者超過1200萬人,累計帶貧人數超百萬。

拼多多的農產品上行體系的演化過程,除了依托產品和技術體系的創新,也扎根于鄉村,希望從人才、產業利益上實現全面造血式助農。

拼多多的三農底色

截至2020年6月底,拼多多平臺通過農產品上行的“模式創新+人才培育”兩大核心體系,已經直接帶動全國超過10萬名新農人返鄉創業。

拼多多于2018年創立“多多大學”,建立線上線下兩條專業性“扶貧產品上行與互聯網運營”課程培訓通道。截至目前,“多多大學”的線下課程已經覆蓋21個省份,培育本地學員6700多名,直接引導店鋪超過3900家。

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新電商平臺重塑農產品供應鏈模式,有效打通農產品上行通道,特別開拓了“三區三州”的農貨上行通路。不僅讓農戶與市場得以低成本對接,享受新電商紅利,還培養了一批懂電商、懂農業的“新農人”投身到現代農業的建設中。

拼多多的新農人在很大程度上擔當著各產區電商拓荒的角色,做了很多新基建的工作。一方面對農產區的產品集聚、分級、加工、包裝等生產和流通環節進行梳理整合,為區域農產品規?;闲写蛳碌鼗?,另一方面也作為地方致富帶頭人,吸引更多農民加入電商大軍的行列。

如今,中國的現代化離不開農業農村的現代化,正處“第二個百年”新征程的開啟之時,“三農”發展愈發成為社會和經濟發展的重中之重,而拼多多則嘗試通過需求、流通、生產的一步步革新,重塑農業產業鏈條,推動中國新農業時代的到來。(靈獸傳媒原創作品)


說點什么... 共有條評論

熱評 更多>>
  • 媒體哪敢吃人血饅頭?

  • 中國零售業的2022:有希望,活下去

  • 人大代表王填:商業不動產應納入公募REITs 區別于住宅類調控

  • 誰的潼關誰的饃?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视频-日日摸处处碰夜夜爽-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国产2021-国产超碰人人做人人爽AV